•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安警讯

广西贵港警方:枪杀孕妇警察带枪是执行公务

时间:2013-11-01 09:12:21   作者:孙付刚   来源:中国警察网   阅读:33138   评论:0
内容摘要:  最右边的自酿米酒就是嫌疑人当晚饮用的酒类。围观者拍下了涉事车辆的车牌。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 10月28日晚10点,广西贵港小镇大鹏镇已进入休息模式,安静而逼仄的街上,仅一两家米粉店及坡下的网吧还在营业,湿凉的空气中,飘过螺蛳粉的香辣味。  &l...

  
   导读:涉案警察已被逮捕,平南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分管副局长等6人已被停止执行职务。

  

广西贵港警方:枪杀孕妇警察带枪是执行公务
最右边的自酿米酒就是嫌疑人当晚饮用的酒类。

广西贵港警方:枪杀孕妇警察带枪是执行公务

围观者拍下了涉事车辆的车牌。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 10月28日晚10点,广西贵港小镇大鹏镇已进入休息模式,安静而逼仄的街上,仅一两家米粉店及坡下的网吧还在营业,湿凉的空气中,飘过螺蛳粉的香辣味。

  “老牌螺蛳粉店”的老板娘吴英挺着大肚子,从网吧送餐回来。为了多挣两碗粉钱,小夫妻每天熬到凌晨一两点,整条街属他家关门最晚;此刻,兄弟酒家的厨师袁女士等来了醉酒客人的离席,她在下班路上与吴英擦肩而过。10分钟后,米粉店响起枪声,吴英倒地身亡,丈夫蔡世勇受伤。开枪者正是从兄弟酒家出来的醉酒客人、平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刑警胡平。对于胡平为何带枪,贵港警方回应:他当时正在执行公务。

  31日,在平南县人民医院的病床前,看着亲属围在爸爸身边,吴英7岁的大女儿还没弄明白“你妈妈没了”这句话的辛酸,一岁多的小妹妹开始哭闹。

  31日晚9点23分,@贵港公安发布微博称:胡某已被逮捕,有关责任人已被停职调查。

  广西警察枪击米粉店主案追踪

  黑夜中的枪声


  一把77式警用手枪,非但没有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反而在小镇主干道上鸣响了悲剧。

  “我当时以为就是假枪,吓唬人的。”昨天早上,蔡世勇躺在医院病床上念叨着这句话。他先于妻子被射中,目前右侧锁骨处还打着绷带,等待手术。医生告诉他,他锁骨有碎裂,万幸的是,子弹被骨头挡了一下,未穿过身体,否则可能造成更大伤害。不幸的是有孕在身的妻子吴英头部、腹部连中两枪后倒在血泊中,抢救无效死亡。

  10月28日晚10点,十几平方米的小店内,就剩两名吃粉顾客——张寿善及他的朋友,蔡世勇跟妻子吴英看电视消磨时间。当时正播一档法制节目,这是两人最喜欢看的节目类型。年少时读书少,他们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填补法律知识的空白。

  蔡世勇老家柳州,螺蛳粉是当地最出名的小吃米粉,香辣中泛着侵入式的酸。由于平南距离柳州很近,县城到处都有这种小吃店。50公里开外的大鹏镇上,也是如此。

  在帮姐姐的赖三粉店做了七八年后,去年5月,蔡世勇和妻子盘下斜对面的一个临街小店,自立门户。两家相隔二三十米,与镇上的派出所也不过五六十米。

  悲剧来得没有半点征兆,当时蔡世勇正躺在懒人椅内,妻子倚坐在旁边,韩版宽松衣服掩着已经鼓起的肚皮。再有几个月,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即将落地。

  这时,一名赤裸着上身的高个儿男子提枪走进店内。男子身上皮肤很白,看起来很壮,但有点儿站不稳。他用听不太懂的“白话”(当地人对广西化的粤语的称法)大声问:“有没有热狗?”食客张寿善听到的版本是:“有没有奶茶?”他还记得吴英没回头,背着身回答说“这里没有。”该男子把手枪朝着桌子一砸,追问:“是不是没有?”并拿枪指着张寿善的脑门,张吓得脸部紧贴着桌面。

  “我家是螺蛳粉店,怎么会有奶茶?”蔡世勇说他觉得奇怪,当时还真不知道对方手中是把真枪,以为男子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夫妻而已。他们上前一步,吴英还告知该男子“奶茶店”在坡下面。

  男子朝他们的方位开了枪,蔡世勇右锁骨处被打中,T恤上渗了很多血。“老婆,快找姐姐、姐夫去。”他想让吴英跑出去,到附近的姐姐家喊人来帮忙。他的姐夫在镇上很有“面子”,平时罩着这对小夫妻。

  吴英的脚刚向后微抬了一下,男子举枪朝她连开两枪,她一头栽倒在地上。蔡世勇说,他当时压根顾不得疼痛,上前跟男子夺枪,一边拼命喊人:“快来报警,快来救救我老婆……”

  “你们要报警?”理发店的莫女士在隔壁听到男子重复了两遍这句话。

  她冲过来,没顾得上两个争斗中的男人跟一把危险的枪,跪地抱起吴英,但对方流了很多血,气息微弱,没了意识。

  蔡世勇终于把男子的枪夺了下来,男子瘫跪在店外的路面上,嘴里还用“白话”嚷着:“再喝,搞死他。”派出所民警随后赶到将其控制。

  “等不了救护车,赶紧用你们的警车送人去医院吧?”莫女士提议,民警返回派出所,开车将伤者送往镇卫生所,但吴英还是没能保住性命,包括腹内5个月大的胎儿。

  醉酒的携枪刑警

  事后,邻居们的讲述拼凑出悲剧有可能发生的些许线索。当晚10点,嫌疑人胡平及两名男子已经出现在街道上距离米粉店约有三四十米的地方,一辆银灰色桂A牌照的“威志”被停在下坡处。

  胡平在街上晃晃悠悠,先是走进一家照明器材店,冲着看店的老板大喊,还想动手,被随行男子很快搀扶出去。“跟一个醉汉有什么可争执的,况且他说的我听不懂。”店老板说,男子身上有酒气,待这些人走后,他就赶紧关了门。

  胡平又来到隔壁的水果店门前,来回转悠了两圈,之后坐在靠近门口的木凳子上,两名男子再次过来搀扶他,被甩开。

  这时,水果店老板注意到,尽管穿着上衣,但这名男子腰间露出一把枪。他们夫妇也赶紧收摊关门,回屋看电视。“之后枪响什么的,我们都没听到。”

  水果店的隔壁便是镇政府办公地,再走上十来米,便到了米粉店门外,正对着下坡小路。目击的居民称,听到胡平在街上放了一枪,还看到留下的一个弹壳,之后这人便走进米粉店,随后枪击案发生。

  广西贵港相关部门通报,犯罪嫌疑人为该县公安局刑警胡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县刑侦大队的刑警为何以醉酒的状态出现在小镇上?据当地知情人称,胡平当时陪同两名来自湖南的警员到大鹏镇侦办一起案件。

  当天下午4点多,该镇一名在广东做生意的老板在兄弟酒家宴请两名镇派出所民警。晚上,胡平及两名办案人员被叫来加入聚餐。桌上9人共喝了10斤当地自制的米酒。镇上老年人称,别小看这米酒,一般也有三四十度。

  3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该酒家,酒家位于坡下的一处平房。只见门厅桌子上摆放着几个大玻璃坛子,其中一坛为米酒。厨师袁女士说,那些客人点了排骨、鸡鸭等一大桌子菜品,当时只喝了米酒,但来之前有没有饮酒,她不知情。

  到了晚上快10点,这些客人才离开。知情人称,当时派出所的人直接步行回单位,胡平及两人开车准备回平南县,但在上坡时走岔了路,后来车子停在下坡处,三人下了车,随后出现在街道上。

  警方在10月30日的通报中曾称,胡某酒后在该镇某米粉店购买食品时,与店主发生争执并开枪。对此措辞,当事人、家属及目击者均表示不满。

  “他拿着枪,我们敢与他争执吗?”蔡世勇说他当时完全处于无助的状态,这种措辞不合逻辑。

  隔壁理发店的莫女士称,当时街面上已经很安静了,她在自家店里能清楚听到隔壁的声音。她听到了第一声枪响,之后探出头看到了光着膀子的男子,大声嚷嚷着什么,旁边还有两人跟着。男子很快便走进了米粉店,但两人没有跟进去。莫女士说,她听到的男子问“你们有没有热狗”,之后吴英回答的是“没有”。没过多久,她就听到了第二声枪响。

  所以,莫女士认为双方压根不能算争执。“她人温和,话少,不会挑事的。”食客张寿善此前也表示,男子持枪进来后,老板、老板娘并未与其发生口角,只是回答了男子的问题。

  令人生疑的枪支管理

  案发后,公众对于醉酒警察的带枪行为表示不解,昨晚,贵港警方向北青报记者确认,胡某带枪协助湖南警员办案,属于执行公务,但带枪饮酒则是明显违纪行为。

  据悉,公安部对枪支和器械的使用有明确而严格的规定。在“五条禁令”中,公安部对警察酗酒及不规范使用枪支等作出规定:“严禁违反枪支管理使用规定,违者予以纪律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辞退或开除。”“严禁携带枪支饮酒,违者予以辞退;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开除。”

  此前的2011年8月,在贵港辖区还发生过来宾市公安局兴宾分局五山派出所所长谭宁江酒后枪击群众致一死一伤的事件。有网友将两案例联系起来,猜测这可能因为根据地域治安特点,民警携带枪支方面的管理规定不同。

  对此,贵港警方表示,他们严格按照公安部的枪支管理规定发放使用枪支,并无特殊之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认为这与地域无关,因为“哪个地方的警察队伍里都可能有害群之马”。

  在谭宁江案中,他也是在醉酒后突然拔出其所配的77式手枪开枪乱射,先是将同席吃饭的谢某射杀,然后又将路过的行人李某射伤。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谭宁江已被判处死刑,但尚未执行。在警方披露的公开资料中,未透露谭宁江是否在“执行公务”。

  身份不明的嫌疑人

  事后,有当地派出所民警在酒桌上向熟人透露,胡某为平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昨天下午,在县公安局门口,门卫将北青报记者拦下:“就因为大鹏镇枪击的事儿,公安厅、贵港市市局的相关领导都来了,我们领导正在接受调查。”

  北青报记者随后赶到刑侦大队办公地点。一听到打听胡平的名字,一名女工作人员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他应该不在这,好像出事了。”

  在该办公楼四楼楼道口墙上,贴着刑侦大队所有民警的照片及姓名、职务等公开信息,但在大队长、指导员、副大队长、中队长等名单里,并未发现有胡平的名字。即使普通民警一栏,胡平的名字及照片也未出现。

  刚从办公室走出来的一名民警强调,“胡平原来是我们这儿的,现在不是。”这名民警称,胡平只是巡警队的普通警察,压根不是副队长。“不信,你没看见墙上有民警信息吗?你挨个查查。”该民警不耐烦地说完,扭头就走,“他人在看守所呢,别的我们也不知道,您问宣传部门。”

  据警方一名知情人称,胡平醒酒后称压根不记得自己当晚干过什么,“可见他当时醉酒是有多严重。”

  31日晚9点23分,@贵港公安发布微博称:广西平南县恶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有关责任人已被停职调查。更详细的内容包括:10月28日平南县发生恶性刑事案件后,区、市、县相关部门依法从速办案,并启动对相关责任人的问责程序。目前,该案犯罪嫌疑人胡某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10月31日下午,贵港市委、平南县委分别对平南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分管副局长、刑侦大队大队长、刑侦大队教导员及大鹏派出所副所长等6人停止执行职务,接受组织调查,将依法依规追究责任。

  直到这时,警方仍未在正式的通报中公开胡某的姓名和任职情况。

  被终结的幸福生活

  嫌疑人被刑拘,近日各级政府部门送来慰问金,但这些不足以弥补悲剧中的失去亲人之痛。

  此前,吴英的父母同住在大鹏镇,平日在距离米粉店不远的露天市场里卖青菜。其母王老太说,女儿很懂事,穿的用的都替他们想得很周到,还老塞些零花钱。孩子同丈夫的感情也好,没见两人争吵过。说到这里,王老太红肿的眼眶里眼泪又在打转。被问及对事后赔偿有何想法时,她只喃喃地说“就要他偿命”。

  吴英的大哥称,他们兄妹六人,吴英排行老三,今年30岁。在他记忆里,这个妹妹脾气温顺、善良,平日不多言不多语,谁想到会遇上这样的意外。

  蔡世勇的心情更为复杂。他们夫妻相互扶持至今已有8年。蔡世勇幼年丧父,小学二年级辍学后,是一段长长的打工生涯。七八年前,他由柳州来到大鹏镇,在姐姐家的赖三米粉店里帮工,镇上的人都喊他“小舅子”。当时,吴英家就在斜对面开店,“可能是看上我了吧,她就老来我家吃粉,总爱笑。”回忆起两人刚交往的岁月,蔡世勇的脸上竟然也有了笑容。

  “她不嫌我家穷,当时没拍婚纱照,也没旅行度蜜月,两人就简单地把婚结了。”蔡世勇认为是自己捡到了大便宜,当时他已经是“大龄”男青年,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娶不到老婆。而吴英正当妙龄,竟然自愿来到他身边。

  蔡世勇说,他原本要对妻子好一辈子。两人婚后8年,甚至没有吵过架。隔壁理发店的莫女士说,多年的街坊了,他们两口子感情好,大家公认的。

  自立门户后,两人的收入增加了不少,小日子更有了盼头。为了挣更多钱,他们的粉店每天都凌晨两三点才打烊,“我们离网吧近,总有通宵上网的来点餐,多卖一碗是一碗。”

  螺蛳粉里离不开青菜,为了省几毛钱的菜,他们夫妇自己开垦一块地,种上青菜,自家吃,也供店里卖。白天不忙的时候,蔡世勇有时还会到镇上打零工。

  晚上,两人挤在自己搭建的狭窄阁楼里,规划着未来的小日子。在蔡世勇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床边总能看到吴英给他搭配的衣服。想到这些,他又会呜呜地哭。前一天,有个大学的专家来开导他,要他坚强,照顾好两个女儿。陪在病床旁边的姐夫解释称,是政府请高校的心理老师来对妻弟进行了心理疏导。

  蔡世勇说,他脑子里的“电影”确实能停下来了,不再想当晚发生的噩梦,半夜也能睡上两个小时了。但他有时又会钻进牛角尖:怕电影停下来,妻子吴英的影像真的随着那几声枪响就此消逝。

全国监督电话:13439111868(新闻中心)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国创产业园6号楼东壹区303-282号  京lCP备17044541

中 国 法 制 新 闻 网 版 权 所 有.未 经 协 议 授 权 禁 止 转 载.